北电、华为与切尔诺贝利

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文|晨萱

饭统戴老板最近发出了一篇文章《北电之死:谁谋杀了华为的对手》。照例,这又是一篇几十万 + 的自媒体文章,甚至转载文章的公众号也迅速十万 +。

不可否认,这是一篇好文章,把俩大公司的历史演义得就像小说情节一样,也确实写的史实详尽,历史脉络清晰。因为牵涉到了华为这个大 IP,瞬间引爆朋友圈。若是只讲 10 年前破产的北电,怕是没有多少人看。

以我这样一个在两家都工作过多年的亲历者的角度,毕竟两家都是国际化的大公司,除了戴老板所写的在历史潮头上发生的那些历史性大事件,其实很多的局部还有很多事情,没有被大众看到,而又是值得玩味总结的。

再有,毕竟过去的就都过去了,要朝前看,如果还能分析下现在的竞争状况,行业趋势等,推演一下未来就更好了。

戴老板文章中曾提及,在北电破产后,西方公司关注的是专利和技术,买专利,如苹果,没有北电的专利,iPhone 做不出支持 LTE 的 4G 手机,还有的公司是收购传输,无线部门,为了技术,还有公司买了企业部门,是为了直接得到原来北电的客户和市场。而华为是堵在北电办公室门口,招聘人才。

确实,这一招很高明,确实对华为的发展帮助很大。

首先,以众多 Norteller 的角度,要声明一点:北电的破产与华为无关。但华为的欧洲市场突破确是得益于北电的溃败。

Mike Z 是原通用副总裁,当代传奇 CEO,杰克韦尔奇卸任后,Mike Z 与杰夫 · 伊梅尔特 ( Jeffrey R. Immelt ) ,两个副总裁竞争,Mike Z 落败,先去了摩托罗拉,后来了北电。

他应用了通用的 6 Sigma 大法,这是通用在制造业中的法宝,凡是没有做到行业前三的产品线取消,这在北电其实是败招,因为北电的 WCDMA 就不是市场前三,所以北电错误选择了北美的 3G 标准,CDMA2000。

1 2 3 4 5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