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番转折之后,三只松鼠能否持续盈利仍存疑

经过两次折戟后,三只松鼠终于在上周成功过会。但是,公司三位股东在解除原有对赌和谈后是否另有潜藏和谈的资本运作疑问,以及主推线上渠道的“单腿跳”是否能连接保持事迹增长也受到多方怀疑。

对赌和谈匆忙取消

以坚果、干果、茶叶等零食起身的三只松鼠于2017年4月初次向A股发起冲刺,随后,因为“签字律师离职”,证监会于当年的10月21日宣布三只松鼠IPO“中止检察”。更换了律师后的三只松鼠于2017年10月31日再度向A股发力。然而,仅仅过了2个月,三只松鼠IPO请求便被取消审核,缘故据称因为公司收到自媒体要求出资500万与其同盟的勒索。

但是,在对比了前后两份招股书后,业内人士指出,公司中止申报的缘故或与其签署的对赌和谈有关。

2015年12月,三只松鼠与NICEGROWTHLIMITED、GaoZhengCapitalLimited及LTGROWTHINVESTMENTIX(HK)LIMITED等多位投资方签署对赌和谈,明白指向上市之路:“若公司在本和谈签署后24个月内仍未向证监会提交上市请求质料”、“要是公司在签署终止和谈后24个月内没有实现及格上市”,投资人的分外权益将自动恢复效率。签署的关联投资和谈中存在随售权、回购权、连带并购权、优先整理权、反稀释权、重大事变一票反对权等投资人分外权益放置。

在2017年10月披露的第二份招股书中,三只松鼠称,公司及章燎源、燎原投资与上述投资方已签署《终止和谈》,当前三只松鼠与各股东之间曾经“不存在以书面或口头形式历史的任何波及或可能波及的投资者投资回报答应、公司谋划事迹答应、与公司上市有关的关联答应、补偿条款、股分回购等和谈或答应”。

但是,亦有市场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为了符合监管要求,顺利过会,投资方会与公司中止对赌和谈,但往往暗里会对权益另行约定。”

1 2 下一页